收纳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隔壁住着旧情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0:59 阅读: 来源:收纳柜厂家

A

下班回家,一出电梯就看见秦子阳和一个娇小妩媚的女子站在楼道里说话。两个人言笑晏晏,春风满面的样子。我的心“咯噔”一下,瞬间便被惊愕和错乱填满。那个妩媚的女子,眼角眉梢都有说不出的风情,站在我家门口和我的男人热络,意欲何为?

秦子阳接过我手里的大包小包,指着那妩媚的女子对我说:“瑞莹,她是我们的新邻居,叫方妮。”

方妮浅笑着伸出手来,“你好。”

我木木地握了,只呐呐地说了一句“你好”,便失了言,不知要和她如何寒暄客套下去。方妮的目光迅速地在我脸上一掠而过,然后看了秦子阳一眼。那一眼,意味深长,有着诸多的内容,似乎隐隐地在为秦子阳的俊朗抱屈。

心里腾地有火焰冒起,我转身蹬蹬蹬地进屋,秦子阳忙不迭地和方妮说再见,亦步亦趋地跟在我身后。“瑞莹,吃不吃苹果,我帮你削好不好?”秦子阳的声音很温柔。可是这刻意的小心和温柔此刻看在我眼里便只是心虚的表现。

冷哼一声,我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老实交待,这个新邻居,”我顿了顿,仔细看他脸上的表情,“到底是新邻居还是旧相识?”秦子阳打着哈哈,“当然是新邻居了,也算是旧相识吧,从装修房子的时候算起,也认识了有三个月了吧。”

看样子,秦子阳是不打算说实话了。

他不知道,那个叫方妮的女子,我其实是认识的。并且我还知道,方妮,就是秦子阳的初恋女友,两个人曾经很热烈地爱了三年。

我是在秦子阳和方妮分手后和他相识相恋的。刚认识秦子阳那会儿,他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当中,心里眼里都还想着旧时的恋人,偶尔酒醉,会口齿不清地叫着方妮。只不过,那时,我们还没有谈情说爱,所以,我没有指责他的立场。后来我们在一起后,我没有追问过他的情史,秦子阳也将往事封藏在心里。他以为,我不知道方妮这个人,更不认识方妮。而偏偏,我却是识得方妮的,曾经和她因为工作关系打过几次照面,只是,彼此没有交谈过,她也从来没有注意到一大群人当中那个最不起眼的我。然后,我和秦子阳一起离开小城到了省城发展,我以为我们的生活从此与那个叫方妮的女人再无交集。

没想到,搬进新房子不过三天,我就和方妮劈面相逢。谁能想到,时隔四年之后,我们竟然在同一个小区买了房子,而且比邻而居。这个世界,有时候让你不能不感叹,真的是很小。

此时,真是打心眼里后悔装修的时候怕苦怕累将一应事务一古脑儿地推给了秦子阳,一想到他们已经重逢了三个月,我却一无所知,心里就乱得不行。

细细地回味秦子阳近段时间的表现,倒也没有什么旧情复燃的迹象。只是,刚开始装修新房的那几天,他从新房回来,总有片刻的走神。那时,我以为,不过是为着装修的事伤神,现在,我才明白,是与方妮重逢后的心神不宁。

炒菜的时候,一抬眼,就能看到对方在厨房里的身影。我们的卧室,湖蓝色的窗帘正对着方妮家浅紫的窗帘,晚上,若是放肆一些,对方又有意细听,定能听见那亲热的声音。想到这里,搬进新房子的好心情骤然降至冰点。

和秦子阳结婚四年了,我们才结束住出租屋的日子搬进新居。当初虽然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连房子首付都付不起的秦子阳,但出租屋里简陋的新房总是令人心中遗憾的。少不了在秦子阳耳边碎碎念,“也就是我吧,换了是别的势利女孩能嫁给你吗,你呀,别不知好歹。”终于念得秦子阳的耳朵起了茧,也念得他一门心思地在升职加薪的康庄大道上奔驰。终于在漂亮的花园小区里买了新房,我又开始在秦子阳面前碎碎念,“看看,我有旺夫运吧,我妈早就给我算过命了,说我有旺夫运,你呀,别太得意。”

秦子阳一副“I服了YOU”的表情,“是是是,你有旺夫运,娶到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英明的一件事情。”

和方妮重逢后,他再听到我的这番话,会不会在心里想,娶我,或许不过是不得已的事情吧。方妮目光里的意味深长,想说的无非就是我的相貌平平。而方妮,却是个我见犹怜的美人。秦子阳,也是一俊美帅气的男人,他们两人站在一起,才是相得益彰。

秦子阳说方妮是我们的新邻居,显然是不打算让我知道他和方妮的那一段过去。或许他觉得以前没有告诉我,现在两家比邻而居就更没有告诉我的必要,免得生出是非。

显然他和方妮已经达成共识,我在心里冷笑,这样也好,其实当一个心知肚明的旁观者,要比一个当局者更游刃有余。

一夜辗转。

B

一墙之隔,睡着我的旧情敌。虽是旧的,我却不能不日日警惕,以防那旧的情敌,卷土重来,成了新的。

方妮从此就如一粒砂子,硬生生地嵌进了我的眼睛,不时在我的眼前出现。有时是在小区的花园里,有时是在电梯里。很少看见她的丈夫,大多时候都是她一个人。碰到她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如果秦子阳在,会很客气地要帮她拎着,她往往也不客气,理所当然的表情。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在旁人眼里,那也不过是邻里之间的友好互助,但是谁又能知道,暗地里,有一些什么样的情绪在流动?

也许是女人天生的直觉吧,方妮好似很渴望打破和秦子阳目前这种旧情人新邻居的关系。方妮的丈夫,是那种很热衷于成功的男人,大多数时候都不在家。我常常看见方妮一个人,穿着很性感的衣服,在他们的卧室里走来走去。她当然不是穿给我看的,也许是在自我欣赏,也许更希望有一个人能够看见,然后心动。她不知道,秦子阳在家的时候,我总是要拉上卧室的窗帘的。

我看到了方妮的寂寞,还看到了她婚姻的乏味。一个婚姻乏味的女人,在遇到初恋情人,特别是这个初恋情人好像变得比以前更有味道的时候,她的心,难免不蠢蠢欲动。而秦子阳,对方妮,总是那么客气,他以为的客气,看在我和方妮的眼里,其实都是一种暧昧。更或者,他心里本就还在留恋着曾经的美好,所以,他本人也是喜欢这种暧昧的。男人都有初恋情结,特别没有结果的初恋,对方弃他而去的初恋,在男人的心里永远都是一个遗憾。我不知道,秦子阳的心,会不会因为这个遗憾有了弥补的机会而蠢蠢欲动,特别是在我们的婚姻已经平淡如水的时候。

那天和秦子阳为一件小事发生了争吵,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更何况我心里早存了对他的不满,早就有意借题发挥。这个时候方妮来敲门。我想她是听到了我和秦子阳的争吵故意过来的,果然她一进门就摆出了劝架的样子,笑嘻嘻地去拉秦子阳,“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就不知道让着自己老婆呢,和女人吵个什么劲啊?”我过去,亲昵地抱住秦子阳,不动声色地隔开了方妮,“吵架也是增进夫妻感情的一种方式,没听说过床头吵架床尾和吗,每次我和子阳吵过嘴后,感情倒要更上一层楼呢。”方妮的神色有些讪讪,“吵架增进夫妻感情,这倒有些新鲜。”方妮略坐了坐就告辞了。

我和秦子阳的争吵自然没有再继续下去。我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和他赌气冷战,非要他和我道歉才罢手。我告诫自己,今时不同往日,强敌在侧,我不可以再任性,更不可以对秦子阳冷漠,自家的蓠笆扎好了,别人才没有可乘之机。

C

我和秦子阳都喜面食。周五下班早,我就去菜场买了肉馅和韭菜,准备晚上包饺子。回家的时候,和方妮在电梯里相遇,她看了看我手上提的菜,说了一句,“其实他喜欢芹菜馅的。”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口里的那个“他”应该是指秦子阳。我装傻,回了一句,“是吗,你们家那位喜欢芹菜馅的?”心里却翻腾开来,这话分明就是暗示我,她和秦子阳的关系不一般,难道她真的蠢蠢欲动了?但是一个人蠢蠢欲动呢,还是两个人?

到底又去买了芹菜。秦子阳回家,看到餐桌上热气腾腾的饺子,贪婪地嗅着空气中芹菜的香味,问我:“老婆,是芹菜馅的吧?”

看到秦子阳胃口大开的样子,我不由得有些愧疚。做了人家四年的老婆,竟然不知道他喜欢芹菜馅的饺子。因为是在他一穷二白的时候“下嫁”于他,无形中便有了居高临下的意味,家里的事情都以我的喜好为主,秦子阳在事事顺着我的时候,心里也还是有委屈的吧?

手覆上了秦子阳的手,我的声音哽咽了,“老公,对不起!”

秦子阳诧异地看我,“怎么了?”

我说:“有的时候我自私任性了一些,让你受委屈了,真是对不起。”

“好好的,说这些煽情的话干什么。”秦子阳笑,眼角也湿润了。

D

方妮再来我们家“闲”坐的时候,我声情并茂地讲诉我和秦子阳当初是如何相恋的,而我们的相恋又是如何遭到我父母坚决反对的。而当时的我,铁了心要嫁给秦子阳。我母亲是如何以绝食相逼,我又是如何先说动父亲,然后再联合父亲说服了母亲。这一切娓娓道来,秦子阳在边上也听得动容。因为他并不知道我在和他结婚之前竟然还遇到了父母的百般阻拦。而我当时怕他担心,并没有告诉他这些。

讲起我和秦子阳在出租屋里那些拮据却相亲相爱的日子,我更是着力渲染。出租屋里没有暖气,冬夜,我和秦子阳灌了大大小小五六个热水袋堆在被窝里,然后两个人紧紧地搂着。有几次,家里没有钱了,我都是瞒着秦子阳和自己的朋友借钱,因为我不想让他一个大男人去借钱,那会让他很没面子。

我承认,我讲这些是别有用心的。我知道,当初方妮和秦子阳分手,就是因为秦子阳一穷二白,方妮权衡了很久最后还是离他而去。我是想让秦子阳懂得,当初是谁在他一穷二白的时候离开了他,又是谁义无反顾地来到了他的身边,还有,在出租屋的那些艰苦却温馨的日子,怎么能够轻易忘却?毕竟,我们是曾经共患难过的夫妻。

在我绘声绘色的描述中,方妮渐渐沉默,而秦子阳,看我的目光越来越温柔。和秦子阳,两个人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像是回到了新婚的时候,感情越来越热络。开始的时候,我是刻意为之,怕自家婚姻的乏味让秦子阳的心飞了,所以处处关心着他,体贴着他,还破天荒地为他擦了一次皮鞋。他看我的目光中竟然又有了激情的火花在跳跃。而秦子阳渐渐升温的激情也感染了我,一度平淡如水的婚姻又充满了生气。

那夜,秦子阳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老婆,有件事情我想我应该告诉你。”

我知道,他要说的,无非就是他和方妮曾经是一对恋人的事情。

我微笑着摇头,“不要,请你不要告诉我,如果一件事情,我从一开始就不知道那我现在更不想知道。”

我相信,在那样美好的诱惑面前,他的心曾经游移过、犹豫过,但是没有关系,他回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我的心里,甚至有些感激方妮的出现,因为是她的出现,才让我有了机会审视自己的婚姻,及时修复了那些婚姻中的裂缝。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