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剜心一半还能不能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52:14 阅读: 来源:收纳柜厂家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姑娘嫁我可好。

却怕长发及腰姑娘倾心他人。青丝绾正少年不再如初。

青儿,待我金榜题名之时我便铺十里红妆,荣归故里回来娶你可好?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少年一身及第长袍,在太阳照耀下,不似真人。

在看那少女,十三四岁的样子,明眸皓齿,巧笑嫣然。弯眉杏唇,清新可人。好。察哥哥,我等你回来娶我。

一场盟约就此诞生。

天生万物,自有其本性。也有其生存法则。

我等着察哥哥回来娶我阿。

南陌子矜,故人离离,明春三月

随着柳燕啼鸣,看着少女通红的眼眸,他踏上了进京赶考的路。

夜半时分,天上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

被淋的通透的书生来到了一座古寺,门口被杂草乱石环绕。荒凉无几,如果不仔细留意的看,也许根本不会发现,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小路上,会有这么一座小寺庙,

它处于半山环绕的地方后面是悬崖,两侧是小路,书生从一侧的小路而来,去往大路,所以他也不知道另一侧小路上有什么。

扑扑身上的雨水和灰尘,来到了门口,这座小庙在寂静无人的荒山上,显得格外突出,可是这里地处荒山,方圆百里之内,再无人家。没办法,只能先将就一夜了。

寺庙里分为十二间房,正面是大厅,看起来还整洁一些。其他的就全是僧人住的小房子里。

最为奇怪的是,其中有一间,像是女子的闺阁,胭脂水粉样样都有,绸缎发簪也应有尽有,想到这他不禁疑惑了一下,人都说佛门是清净之地,怎会有女子的饰物在此?不过他没有多想。随意找了间还算比较干净的,就住下了,

开始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事发生,直到三更十分,书生迷迷糊糊,突然间。外面一阵风吹过。。一些类似沙子拖地样沙沙的声音响起。书生被惊醒了。这是什么声音??

说罢,点起烛火起身查看。院子里一切依旧并无不常。官人在看什么???突闻一女声,书生被惊起??

只见这女子约么二八年华,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垂在腰际,似幻却并不妖,在烛火下有种若隐若现的朦胧美感。

书生被惊呆了,哈拉子留了一地。姑娘半夜怎会在此?有何贵干?

官人,奴家本是在外省亲,回家途中,突遇大雨,奈何这方圆百里之内并无人家,好在无意中看见这座小庙,所以进来躲躲雨罢。

哦,原是如此。今日这雨如此之大,加之电闪雷鸣,姑娘孤身一人,就不觉得害怕吗?

不妨让小生来陪陪姑娘可好?

姑娘没有说什么,翩然一笑,遍倚在了书生的身上,书生也是醉了,闻着姑娘身上动人的体香,不禁yy起来。

哎呦,官人你好讨厌,^O^。。略……

明烛灯火,美人在侧,那大概是书生一生中最快活的一夜了。。。

到了第二日,第三日,亦是如此。

察哥哥,你在次么?在就应青儿一声阿?原是书生青梅竹马的恋人寻次。

是青儿?青儿来了么!。快快请进吧,。。

随着一声应和青儿便走进了房间,只见偌大个房间里,乌烟浊气,尽是音米之味,虽她未经人事,却也隐隐懂得一丝,在看那书生,双眼淤青,胡渣就那么杂乱的印在下巴上,好似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察哥哥你怎么了?你别吓青儿呀?

面对青儿的询问,书生无从回答,目光躲躲闪闪,微微其词。

只好随意答应。。

到了第四天晚上,书生把姑娘安排在了女闺里,夜班十分又是那阵隐隐的沙沙声。。不过这次她却是一脸怒气的出现了,官人那是谁?那是我青梅竹马的恋人。。。

什么,你既有恋人。怎能与我在此欢好,行夫妻之事?说罢眼眸瞬间布满通红,着实把书生给吓了一大跳。你别生气,待明日我把她赶走就是了。听罢她这才慢慢恢复了正常。

到了第二天,你走吧,乖乖回家等着我,别再来这里,待我金榜题名之时,自会回家娶你,,。

为什么?察哥哥,我不放心你?我要同你一同前往。

胡闹,天子脚下皇家重地,怎容你一同前去?乖,快回去等我,少则三月,多则半年,待我金榜题名,我定回去娶你,为你铺满那十里红妆。

好,察哥哥既然说了,那我听话便是。说着青儿便红着眼眶离开了。

第五夜,三更十分,官人等奴家很久了吗?依旧是那身明艳的翠绿色罗绮衫,少女的脸庞在灯光下越发动人。佳人衬着明灯缓缓而来?

看着书生一脸惆怅模样,不怒反笑,赶她走,官人你不舍的了吗?怎,怎会。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再无她人。

希望你这句话,是真心。她皮笑肉不笑双目含春的倚倒在他的身上。极尽风流。。。长夜漫漫,有人悲痛有人欢。

从那以后书生便不寐不食,随着女子在破庙过起了如仙般的生活。。。

直到第九夜,隐隐听到鸡声。这是最后一夜,女子的眼神有一丝奇怪,什么?仍然沉浸在快乐之中的书生,没有听清。

没什么官人,奴家明日再来,说罢便离去。

次夜十分,女子如约而至。春宵一夜。直到三更,书生仍沉浸在快乐中,冷不丁的,五只冰凉的爪子抚上了他的脖子。

官人这几夜可谓过得有滋有味,是不是也时候偿还奴家一些什么了?

什么?书生被猛然惊醒,之间在灯光下,有一只被烧焦面皮,脸上有一块一块的疙瘩,像一只癞蛤蟆一样何在渗人,五只手爪黑如碳火,焦黑的冒着黑烟的女鬼,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啊!!!!!!书生猛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你你你想要什么?别过来。。。

书生慌忙向后退去,触到墙壁,再无退路。完了完了这下一定死定了,在他即将昏迷的那一瞬间,感觉到了一震尖锐的疼痛刺的他浑身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看见女鬼的手掌,正插在他的心口出,入肉三分?

造孽休得伤人~随着一声洪厉的大喝,一个浑身仙风道骨的白衣老道从窗口,破窗而入(我勒个去,老道士进门方式够前卫的阿)不过这是后话了。。

只见老道手持双符正中女子前心。然后拿起葫芦,女鬼化作一阵青烟被收进了葫芦。

原是青儿,那次进他房间发觉异常,遂连夜回去请了老道,赶来救他

好在书生伤的不是很重。

回家将养了半年有余,靠老道给他的仙丹,恢复了身子。之是胸口之处,始终有那么一块伤疤似在时时刻刻警醒他,莫做伤天害理之事。

三年后,书生再次踏上了进京赶考的道路。。。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