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年养女情岂能被穷字割断[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3:14 阅读: 来源:收纳柜厂家

div>

2005年7月的一天,南京燕子矶边,一位清秀孱弱的女孩面对长江凄声痛哭:“……妈妈啊,你为什么要这样狠心抛弃我啊?二十年的母女情深,难道你真舍得一笔勾销?……”

围观的游客万千劝慰也劝阻不了她滂沱的泪水和刺心的哭喊。

这是一个绝望的女孩,她一出生就被狠心的父母遗弃,20年后的今天,那个含辛茹苦把她养大成人的养母,也因心力交瘁要与她分离……

曾经的相依为命

是生命中的最美

女孩名叫程尘,现年20岁,南京某高校学生。离她江边哭诉刚过去几天,笔者前去探望她。也许还没从生活的阴影里走出来,她脸上显得很憔悴。程尘说:“我知道母亲心里一直很苦,虽然现在她不要我了,但毕竟我是她养大的,如果不是她,我可能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我永远不会忘记她的养育之恩。等她年迈的时候,我一定会给她一个安定而幸福的晚年。”

程尘的养母程雪芬也是一个苦命的女子,今年34岁。30多年前,程雪芬的父母从南京插队到了淮安,她7岁那年,父母因病双双去世了。年幼的程雪芬靠吃百家饭长大,发誓一生做个好人,回报他人。

1985年5月的一天,14岁的程雪芬到南京白下区石门砍牌楼捡垃圾时,路边垃圾筐里传来清脆的婴儿啼哭声。她循声走过去,见一个出生不久的女婴躺在那里,可怜的孩子身上不仅爬满了蚂蚁,还被几只老鼠撕咬着……程雪芬鼻子一酸,一把将女婴抱在怀里,泪水夺眶而出。

程雪芬抱着孩子匆忙敲开旁边一户人家,用清水为满身血迹的孩子清洗了伤口,又抱着她在垃圾场等候。她天真地认为,女婴的父母一定会良心发现回来找自己的骨肉。可天色将晚,孩子无休止的哭声伴着她极度的失望,她的心落入了冰点。她不得不将婴儿带去自己的栖身地——高桥门。一夜之间,她变成了一个14岁的少女妈妈。

连自己都吃了上顿没下顿,又怎能养活一个孩子?程雪芬望着自己怀里这个不停啼哭的女婴,回想起自己凄凉的身世,发誓要抚养孩子长大成人!她给孩子取名“程尘”,她认为她们就像人世间的尘土,风吹到哪里,就飘到哪里。只有两人相依为命,才能走完漫漫人生。

为了给孩子多挣些奶粉钱,靠拾荒维持生计的程雪芬夜以继日地忙碌。夏天,她晒脱了皮;冬天,她的双手被冻出了一道道血口子,还经常被铁钉、碎铁皮扎得血肉模糊。

程尘牙牙学语叫第一声“妈妈”时,程雪芬激动、羞涩、喜悦……她紧紧地把孩子搂在怀里,忍不住失声痛哭。

孩子一天天长大,常会问程雪芬一连串的问题:“妈妈,爸爸在哪里?”“他怎么从不来看我们呢?”“人家都说我是捡来的,是真的吗?”每当这时,程雪芬都蹲下身对她说:“谁说你是捡来的?你是妈妈亲生的,你看我们娘俩长得多像啊,是你爸爸不要我们了!”但说着说着,她视线模糊了,小程尘紧紧拉着妈妈的衣角说:“妈妈,不要哭了,我以后再也不问了!”

程尘从小就很聪明,没人教她,3岁就能从1数到100。然而,她却只能透过门缝,眼巴巴地瞅着别的孩子在爸妈护送下去学校。这个苦命的孩子多想上学啊!可她知道妈妈没钱,她只能在梦中体验上学的快乐。

程雪芬没日没夜地捡破烂,以为能多攒些钱,让女儿尽快上学。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不幸会再次降临到自己头上。1988年一个春夜,捡了一天垃圾的程雪芬疲惫地倚在一座坟堆旁迷迷糊糊睡着了,一个男人罪恶的双手这时伸向了她,任凭她怎样呼救,这个18岁花季少女的贞操还是被残忍地剥夺了……

几个月后,她的肚子一天天隆了起来,她以为自己得了“大肚子病”,直到有一天她腹痛难忍地蹲在路上……她竟然产下了一名男婴。程雪芬万分惊悸,却欲哭无泪,她想到了死。坐月子期间,她曾卧轨3次,上吊2次,但每次都被人救下了。一个天色渐暗的黄昏,程雪芬拖着虚弱的身子神志恍惚地来到铁路边,趴在铁轨上失声痛哭。此时,一列火车伴着一声划破长空的汽笛疾驶而来,路过的一个村民见状飞身而来:“快躲开!”程雪芬却纹丝不动,火车飞奔过来的瞬间,她就可以告别人间所有的苦痛了。可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她还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附近村里的王奶奶搂着她直抹眼泪:“孩子啊,奶奶知道你很难、很苦、很委屈,可你走了,那两个孩子怎么办啊?”

老人家一番话惊醒了程雪芬,连死都不怕,她还怕活吗?她横下一条心,即使自己再苦再难,也要把两个孩子抚养成人!

未婚妈妈含辛茹苦

撑起生命的天

程尘伤心地说,从小到大,和养母的相依为命,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那时,程尘和养母没有住处,只能住在高桥门附近的一个炮楼里,她小时候穿的衣服都是程雪芬从垃圾堆里淘出来的。下雨天没有雨衣,就将大塑料袋挖个洞套在程尘身上,没有伞,就用梧桐树的大叶子顶在头上。平时,程尘总要穿得比别的孩子多一件,因为程雪芬害怕她生了病而没有钱看病。好在程尘从小到大身体很好,几乎没生过什么病。

程尘5岁就能帮母亲洗衣服,6、7岁就会烧饭等着母亲回家吃。每天程雪芬捡垃圾回来,她都会为母亲倒好洗手水。程尘说,她小时候第一次炒菜,切白菜时不小心把手给切破了鲜血直流;由于做饭不知该放多少水,结果把米饭都烧糊了,可母亲还直夸她做的真好吃。第一次洗衣服的时候,怎么都洗不干净,把小手都搓掉了皮,可母亲却非常开心地穿上她洗好的衣服,不停地夸赞道:“我女儿真行,这么小就把衣服洗得这么干净,真了不起!”程尘说,她从小就喜欢听到母亲的表扬。

程尘说她在2岁的时候就跟着母亲出去乞讨,小小年纪尝尽了生活的磨难。她摸了摸眼角处的一块伤疤伤感地说:“这个伤疤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有一次,我和母亲乞讨来到一家小卖部门口,这时一只大公鸡疯狂地向我扑了过来,啄得我满脸是血摔倒在地。我的哭喊声惊动了在不远处讨饭的妈妈,她看到店主竟然在一旁看热闹似的哈哈大笑,母亲非常生气地对店主说:‘要是你的孩子你还笑得出来吗?’后来店主自知理亏,便从店里拿了两块糖给我。结果母亲当着他们的面把糖给扔了。我忘不了那天回家后母亲把我搂在怀中痛哭的情景。”

程尘7岁那年,程雪芬几经周折把她送到高桥门15里外的江宁县上坊乡上学。程雪芬不敢轻易去学校,怕程尘因有个年轻妈妈而被同学歧视,平时学校开家长会,她都请熟人代为参加。

聪明乖巧的程尘没让母亲失望,她每天背着打着补丁的书包来回奔波30里路,从来不缺课,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年年被学校评为“三好生”。小学毕业后,因为没有户口,她上不了南京的中学,程雪芬设法为她在淮安挂靠了一个户口。2000年,程尘以优异成绩考进了淮安重点中学——吴承恩中学。虽然每月生活费不足100元,可她学习异常刻苦,成绩总排在年级前三名。

2004年高考,程尘以547分的好成绩,被南京五所高校同时录取。

然而,就在程尘飞扬青春期待美好的大学生活时,人生长河的恶浪再一次吞噬了这对苦命的母女。

这年夏天,程雪芬因租用该村的两亩土地与他人发生了纠纷,这个在南京没有任何背景的女人被人打得浑身是伤。为讨还公道,倔强的程雪芬不惜举债起诉对方。而与此同时,她早年在该租用地上建造的一间住房也被列为违章建筑而勒令拆除。这个没有南京户口的3口之家一下陷入了极度危机之中。

30多年人生的沧桑、世态的炎凉、官司、债务、户口、2个孩子的沉重负担,在2004年春夏之交一起压上程雪芬心头,她感到透不过气来,从来没有这样疲惫、焦虑和失意过。而女儿4年高昂的学杂费又像一座大山压过来。她整天神志恍惚,有时呆愣在街上看着穿梭忙碌的人流,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当程尘欣喜若狂地把高校录取通知书捧到母亲面前时,程雪芬眼前一亮,但眼神随之黯淡下去。她淡淡一笑:“是件好事啊,孩子,但是,学费,妈妈付不起啊!你还是早点出门找事做吧。”

程尘心如刀割,她跪在母亲面前哭求:“妈妈,让我上学吧!”面对孩子无助的乞求,焦头烂额的程雪芬心有不忍,硬凑了一些钱,并拿着女儿的入学通知书,向银行贷了一学期的学费。程尘每月的伙食费也被她缩减到50元。

母亲啊,为何

恩情的尽头是别离

进大学后,程尘学习更刻苦,成绩始终名列前茅。每到周末,同学们纷纷出去玩了,她却设法出门做家教。她每天只买1毛钱1两的米饭,喝不花钱的菜汤,饿着肚子上课是常事,她告诫自己要发奋读书,让妈妈将来再也不用捡垃圾了。

可程尘没有察觉,生活的重担已使母亲的性格一天天发生变化,她甚至悲观厌世,几欲寻死。她常常流着泪告诉程尘:“我养活不了你了,你已长大成人了,许多事情不能完全靠家里,要么你就到外面打工,要么你就不要去上学了,后面3万元学费我肯定付不起……”虽然母亲自有她的道理,可在程尘看来,只有上学她才有出路。

2005年春的一天下午,担心母亲安危的程尘从学校返回,推开房门,她惊呆了:程雪芬将房门半掩,一根绳子系在房间的横梁上……她大喊着奔过去,一把将母亲紧紧抱住,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地,程尘忙掐妈妈的人中……好半天,程雪芬慢慢地睁开了眼,一把抱住程尘大哭起来:“孩子,他们又过来要拆我的房了,我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了,还怎么养活你呀,你该到哪就到哪吧!”程尘流着泪说:“妈妈,你不要死啊!你还有我和弟弟呢,这么多年再苦再难我们都挺过来了,你还怕什么呢?你不要死,我上大学了,弟弟也上初中了,你要看到希望啊……”

程尘开始利用一切课余时间在校外拼命做家教。2005年4月,程尘到了一户人家做家教,女主人不在家时,男主人就会对她动手动脚,还把她像佣人一样使唤,她很快离开了那里。不久到另一户人家做家教,没想到她差点儿又被男主人非礼。接连发生的事使她再也不敢出门兼职了。

2005年6月的一天,已经4天没怎么吃饭的程尘只得硬着头皮回家,当程雪芬得知女儿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心疼得直掉眼泪,赶紧给她做吃的。吃完饭,程尘小心地跟妈妈提出要点生活费。妈妈一脸憔悴、焦虑与无奈,她沉默了很久,才对程尘说:“程尘,我们家一直很穷,以前省吃俭用,每月还有50块钱给你,可我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了了,我还哪有钱给你呀,要不你就别上学了……”

程尘一听,急了。上了大学后,她给自己立下一个心愿,就是把书读完,大学毕业后,挣钱养家,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现在妈妈让她不要去上学,程尘怎么都接受不了。

见女儿不肯放弃学业,程雪芬生气了:“程尘,我们现在都要饿死了,你还去读什么书啊!我能把你养这么大,已经够意思了。你又不是我生的,我凭什么还要给你生活费?……”

母亲的话宛如五雷轰顶,程尘惊呆了,心凉到了极点,她跪在地上哀求道:“妈妈,我不上学了,但你不能不要与你相依为命的女儿啊!我再也不提上学的事了!”程雪芬说:“我不是你的妈妈,你也不是我的女儿,以后,我们还是各走各的路吧,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你就是来也没有用……”

整整一周里,程尘给母亲打过多次电话,感谢她的抚育之恩,请她原谅自己的无知和执着,期待母亲看在20年情份上能回心转意,但最后她彻底悲伤绝望,由此出现了本文开头江边痛哭的一幕。

笔者跟程雪芬取得了联系,她在电话里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别说是自己抚养20年的孩子,就是别人的孩子,我也不忍心看着孩子饿成那样,可是我没有钱,我还能怎么样呢?我之所以说出那些气话,无非想让孩子能够独立,能够学会养活自己……”说着,程雪芬便在电话里泣不成声起来。

2005年盛夏,笔者再见到程尘时,她的脸上挂着太阳般的微笑,她兴奋地谈论起,她已在一家饭店兼职打工,她已经有能力为家里分担责任了。谈话中,程尘兴奋地告诉记者,母亲快要结婚了。她说,母亲30多岁终于找到了归宿,她为母亲感到高兴。她特别希望能够出现在母亲婚礼上,为她祝福!并且让养母放心,她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她的。

在养母未告诉自己身世之前,程尘也听到有人说自己是捡来的,那时她还不太相信。因为母亲对她很好,她说有几次母亲怕她怀疑便悄悄地给她买了件新衣服,告诉她,这是你爸爸在外地打工寄来的。回想起过去的一幕幕,程尘无限伤感。一天,她到学校考试时,一位舍友告诉她,母亲程雪芬前不久打了一个电话到宿舍,询问:尘尘现在干什么,她还上学吗?

程尘哭着说,我妈没有忘记我,我妈还惦记着我。她吃了太多的苦,将来我一定会好好报答她的。

真诚地祝愿这对苦命母女早日和好如初,并且,苦尽甘来。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