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爸妈修一座爱的桥梁(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8 00:36:44 阅读: 来源:收纳柜厂家

1.

点点周岁前夕,老爸托了好多亲戚来说合,说要来参加外孙女的生日宴,还捎来了生日贺礼,一副万足金的金锁。这么多年来,因为当年的错误,爸爸一直对我们母女低声下气,用尽办法弥补,赎罪赎到这个份上也差不多了。况且,他的要求也不过分,只是想来参加个生日宴,作为点点的亲外公,我没有理由拒绝。

得知我同意,老爸兴奋得就跟中了彩票似的。据亲戚描述,他当时正在吃饭,立刻就要拿出珍藏多年的好酒,说要好好庆祝一下。继母张姨揶揄他:“看你高兴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似的,在亲戚圈子里传开了。当天晚上,老妈就气势汹汹地杀到了我家,人还没有进屋,声音就像鞭炮似的在门外炸响了:“气死我了!”我连忙迎上去,给老妈找拖鞋,装傻充愣地问:“怎么了老妈,谁又气你了?是不是刘叔?”刘叔是老妈的再婚老伴,对老妈言听计从,压根儿不会给她气受。

老妈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瞪着我说:“臭丫头,除了你和你那亲爹之外,这个世界上的人谁敢气我!”看来是瞒不住了。我索性竹筒倒豆子,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一清二楚,末了无奈地说:“我爸是点点的亲外公,他想来参加外孙女的生日宴,我怎么能拒绝呢?”

老妈阴沉着脸一言不发,我继续运用三寸不烂之舌,对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道:“当今国际形势的两大题,一是和平,一是发展。只有和平才能发展,如果一直打仗的话,生活怎么会有幸福可言?”为了有说服力,我拿出了老爸的贺礼,以此证明他真的在乎我们。

仿佛第一次才认识我似的,老妈将我从头看到脚,眼光像探照灯一样犀利,她掂了掂那副金锁,鄙夷地说:“什么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今天才算见识了!”

说着,她将金锁往我手上狠狠地一掼,气咻咻地走了。

2.

父母离婚快20年了,那年我才上初中。

剧情像肥皂剧一样恶俗,老爸出轨,跟他的生意伙伴张姨好上了,老妈知道后不依不饶,然后闹到了离婚的地步。老爸净身出户,除了我这个拖油瓶什么也没有带。

老妈后来跟我解释,她并不是不想要我,只是不想让老爸顺顺当当地再婚,就把我当成了个钉子,楔在了老爸和张姨之间。哪知张姨义无反顾地嫁给了老爸。这下老妈彻底傻眼了,赔了老公又丢女儿。

我跟着老爸过了一段时间,跟张姨相处得还算客气,直到老妈因为想我生了一场重病,老爸才主动提出让我跟着老妈生活,他按时付抚养费。

平心而论,老爸尽管之前有错在先,但后来的表现确实挺好,对我们母女做到了仁至义尽。别的不说,他在抚养费上从来没有含糊过,我上学花钱,他也慷慨解囊。钱老妈照收不误,但对老爸的态度却不改变。自从离婚后,她对老爸的称呼除了“负心汉”就是“没良心的”,要么就是“老东西”。毕竟是我亲爹,这称呼让我既难堪又伤心。只要我一表露出半点儿不满,老妈就会连我也捎带上:“你这么喜欢你那个亲爹,干吗还要回来跟我啊?”

后来老妈再婚,嫁给了老实巴交的刘叔。老爸亲自来祝贺,她当场将贺礼砸到了老爸的脸上,弄个不欢而散。我工作挣钱了,老妈长出一口气说:“终于熬到头了,我闺女能挣钱了。从此,我们再也不要那个负心汉的一分钱,也不再跟他有任何瓜葛。”

老妈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我结婚时,老爸提出给我买辆车,老妈不让要,还说了好多难听的话。害怕老妈生气,我和老爸虽然同住一城,但也没有来往过。老爸和张姨再婚后没有孩子,老两口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冷清。

我生下女儿点点后,老爸没来看我,估计被老妈弄伤了心,不愿再自讨没趣了。点点10个月大,我和老妈带着她去公园,不期然遇到了老爸和张姨。老爸望着点点,目光中充满了慈爱,他想过来打声招呼又不敢,只有远远地看着本该有他参与的天伦之乐,看上去很可怜。

我想跟老爸打声招呼,但老妈在一旁虎视眈眈,只得作罢。

3.

站在空荡荡的客厅,睽违多年的往事一一涌上心头,不由得潸然泪下。

大三那年的圣诞节飘着雪花,老爸专门去我的大学看我,带了很多好吃的和钱。我们父女在学校附件的馆子里吃饭,老爸还要了一瓶酒,自斟自饮,很快就喝醉了。他望着我,突然哭了:“丫头,其实当年我根本不想离婚的,是你妈将我逼到了死胡同。”

其实当年的事情并不是人们传的那样,老爸和张姨只是互有好感,并没有将感情进一步升华。毕竟都是成年人,都有各自的家庭和孩子,为了将来,谁也没敢越雷池一步。老妈捕风捉影,将老爸和张姨的事情大肆渲染,搞得人人皆知。后来,张姨被婆家赶出了家门,找到我家讨说法,老爸愧疚万分,只得同意净身出户,娶了走投无路的张姨。末了,老爸泪眼朦胧地说:“你妈是个好人,但作为女人,她需要一点宽容。”

生活总有说不出的暗疾,作为女人,有些事情该隐忍就不能张扬,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方能海阔天空。年轻如我尚且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快60岁的老妈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心里一团乱麻,老公抱着女儿出来了,他知道我的心事,遂放下点点,给我擦脸上的泪珠。两个人默默无语,直到女儿的哭声打破了客厅的沉静。我顾不得郁闷,老公也急忙撇开我,两个人齐心协力哄劝女儿,终于,哄得小丫头破涕为笑了,圆圆小脸上显露出孩童特有的狡黠。

突然间,我知道自己下步该怎么做了。老妈啊老妈,你是最在乎我的,不会因为跟我爸互撕而任由我忧思成疾吧?

得知我生病,老妈立刻就赶来了,坐在床前关切地问:“家琪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老公看了老妈一眼,说:“昨天你一走,家琪就晕倒了。”我抹着泪说:“我就一个愿望,希望你和老爸不再相互伤害。老妈,恨一个人是很累的,就算不能原谅他,也请宽恕他吧?这样也能让自己的心舒服些呀。”

老妈捂着脸哭了:“家琪,老妈最恨的是自己,当年我实在是太不冷静了,所以才失去了自己的家庭,也让你失去了完整的父母之爱。”我抱着老妈大哭:“我早就知道了事情是怎么回事,但我不怪你。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耿耿于怀也无济于事,凡事要向前看才快乐。”

老妈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不住地点头。

4.

点点的生日宴举办得很成功。

老爸和老妈第一次像家人似的坐在了一起。刚开始,她有些不自然,但老爸表现得很坦然,像老朋友似的跟刘叔打招呼,老妈也就放开了。

长辈们围坐在沙发上,说着一些家常话,点点在他们的手上传来传去,一会儿哇哇嚷嚷地叫,一会儿又叽叽咯咯地笑,活像一个智能的电动玩具。

我在厨房忙碌着,看到客厅的场景,眼神恍惚起来:这种情景在我梦里出现了多少次了?一旦成为现实,我竟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也没有解不开的结。何况还有点点在中间穿针引线,老妈和老爸的来往多了起来,他们的话题,除了外孙女点点,还有他们的亲女儿我。

老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眉头间的皱纹也舒展开了,看上去像年轻了好几岁。她由衷地对我说:“家琪,你说得对,恨一个人是痛苦的,而爱一个人才能让人得到快乐。”

老爸和老妈都有了各自的爱人,再不能延续夫妻的缘分,但共同的亲情让他们彼此开始惦念,老爸担心老妈的老寒腿,老妈也操心老爸的气管炎。

我特别欣慰,感念生活的美好。因为离婚,老爸和老妈闹得势成水火,这种关系既伤害别人,又伤害自己。我用独特的方式,为他们修了一座爱的桥梁,让他们在剩下的余生,在爱的桥梁上穿梭往来,像亲人一样相处。

上海比较正规的性病医院

太原治疗羊癫疯医院

济宁做无痛人流手术比较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