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让学生集体行跪拜礼合适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2:33 阅读: 来源:收纳柜厂家

5月4日,广东实验中学举办该校第一届青年礼——初二全体同学在操场上给父母下跪,并从父母手里接过了父母写给自己的家书。校长表示,青年礼源于一位学生的建议。老师和家长委员会认为,跪是中国的最高礼节,通过这种形式容易让学生留下深刻的人生印象。

观点对碰

跪拜父母 并不为过

跪拜礼,无疑是中国最隆重、最传统的礼节,向父母行跪拜礼,是出于内心的感恩,借助这样一种形式,而十分自然地表达,也正因此,才让父母感动,“一位身着黑衣的爸爸之前一脸严肃状,但在女儿跪下的刹那,却哭得泪流满面”。

现在许多孩子对于父母的付出,总以为天经地义,不懂得感恩。因此,当不仅家庭生活,尤其是公共生活中感恩意识的匮乏,已成了一种普遍现象,凭籍这样一个古朴而郑重的形式,对于日益淡薄的感恩传统的回归和倡导,无疑可以起到强烈的宣示作用。

而且,既是最隆重、最传统的礼节,也不会是日常的要求,也只是在最重要的场合上。一般而言,一定的内容总要附诸于相应的形式,正因此,在有些习俗里,饭前还要做祷告仪式,以感谢来之不易的一粥一饭。而既是弘扬传统道德,在一定的仪式上行使这样的传统礼节,在弘扬国学渐成共识的当下,知恩图报作为一种传统文化,至少让我们的后代不致过于淡化对传统的记忆,应该也大有裨益。

下跪应是表达感恩的形式中最隆重的一种,但对有养育之恩的父母,再隆重的形式也不为过。况且,对形式的推崇,正是为了突出对感恩这一内容的重视。无疑,只有使感恩潜移默化于日常生活之中,才能时时处处心存对社会、对他人的感恩感激之心,从而树立责任意识、自立意识,真正成为一个有健全人格、能担当社会责任的大写的人。(钱夙伟)

学生跪父母更像邀功

庆祝青年节搞一场青年礼,该学校别出心裁地让学生跪拜父母,在笔者看来,这更像是一场吸引眼球的教育成果邀功秀。通过一次学生在青年礼上的跪拜,让家长们相信这个学校的教育质量、在学校的教育之下看到孩子更懂事——仅此而已。

如果非要从正面角度挖掘,这样的跪拜礼也并无太多教育价值可言。一者,学生给父母下跪并非是与学生协商的结果,而是老师和家长委员会一致讨论的结果。老师和家长能单方面强制决定学生下跪吗?二者,下跪现场本身就透露出勉强的成份,据称,当时操场上大部分学生还在互相观望,特别是男同学,有些面面相觑。主持人鼓励的话语再度响起:“同学们不要再犹豫了……”这时,才有更多的同学单膝跪了下来。没有真正的自觉自愿,这样的跪拜教育效果如何?恐怕值得商榷。

跪拜这种礼节,早已被现代生活礼仪所摒弃,跪拜礼节本身是否具有教育和引导功能也值得置疑。下跪的学生就一定“知书达礼”、孝敬和理解父母吗?况且,要求学生集体下跪,也是对学生个体的不尊重。 教育的真正成果是什么?恐怕不是学生敢于或乐于“配合学校”给家长下跪。真正的教育成果,是培养和引导学生拥有完善的知识结构、具备远大的理想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培养学生的德操,的确需要从娃娃抓起,但打基础并不是打“学会下跪”的基础,真正教会学生们尊重科学、明辨是非,比为了学校的“政绩”和“名气”让学生盲目下跪强的多。

“跪拜感恩”不合时宜

下跪乃为古礼,但某种意义上说,跪拜亦是等级观念的形式产物。因此,在社会文明进步的今天,我们大可不必将“跪拜”这种早应消失的东西从历史的垃圾堆里寻找出来奉若圭臬。

但最近几年,“跪拜感恩”——无论是跪拜老师还是跪拜父母,都屡见不鲜,且还大行其道的迹象。人是充满感情和感性的高级生命体,如果学生出于对老师或者家长的培养抚育深恩,在某一个特定的时刻“激情下跪”,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无需对此上纲上线。但问题的关键在于,通过学校的策划组织和现场的鼓动,让学生群体去采取屈膝跪拜的方式去表达情感,有悖于时代文明和教育理性。“现在的孩子很多缺乏爱心、缺乏管教、缺乏自制力,家长和老师为他们付出了那么多,他们觉得天经地义,不懂得有恩。”作为一个学生家长,笔者耳边经常听到如是的“评价”,而很显然,跪拜教育就建立在如此的社会心态基础上。“现在的孩子不懂得感恩”不是妄语,但表达感恩的形式有很多种,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引导学生以如此陈腐的方式去“成长”起来。学生的一张贺卡、一句谢谢,足以传递起亲子师生之间的情感交流,要学生屈膝膜拜本身就是一种荒谬的逻辑。

对于当前的教育来说,更需要生动而鲜活的教育理念,培育学生的自立自强精神,而不是动不动就要卑躬屈膝,因为我们的孩子欠缺的是这些。老师让怎么就怎么,学校让跪拜就跪拜——这种自上而下带有教育命令色彩的跪拜感恩教育不要也罢,最终只能助长学生唯唯诺诺缺乏独立判断力的品格。

一个跪字让感恩教育变了味道,“跪拜感恩”跪出了教育的软肋——暴露出校园感恩文化的空洞无物、教育理念的落后狭隘和教育手段的陈旧僵硬。

二战期间,上海市民曾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了一千多名犹太难民免遭法西斯的杀害。为了教育一代又一代的以色列人不忘中国人民的恩惠,以色列政府把这个历史事实写进他们的中小学公民教育读本之中。还有,韩国小学生的胸前都要挂一个“孝行牌”,常常提醒自己做的怎么样。与之相比,我们呢?感恩教育总是停留在说教的层面,过度拘泥于形式,甚至动不动就要学生下跪,缺乏实质性的教育感染力。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即便是社会宽容了这种“跪拜感恩”的教育方式,也没有任何教育效果。(陈一舟)

河北西服设计

郴州订做西服

随州工服设计

绥芬河定制工服

相关阅读